王俞是个下垂眼

咸/被被/屋里甜酒果

假日常

“我越来越胆小了,先生。”
“你只是越来越不相信别人。”
“那我能相信您吗?”
“这不就正在被你相信吗?
“你可以在我这里胆子大一点”

评论